美国新国会听证会:中国将最快走出经济衰退

时间:2019-06-12 责任编辑:裘搌所 来源:威尼斯人棋牌 点击:7次

  “中国未来还会靠出口退税来支持增长吗?我们是否应该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做出强硬的回应?”韦塞尔(Michael Wessel)连续质问。

  “中国在未来消费的增长必将比出口的比重更大”,“中国将成为最快走出经济衰退的国家”,拉迪((Nicholas Lardy))快速回应,“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而不是绕过半个地球去指责中国!”

  2月17日,美国国会直属的政策研究机构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彼得逊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主席史蒂芬・罗奇、中国经济学者 Alexandra Harney和Gordon Chang,布鲁金斯学院教授Wing Thye Woo,传统基金会研究员Derek Scissors,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Michael Pettis、布鲁金斯学院贸易政策研究员Eswar Prasad等9人作为证人与国会议员和听证会主持人展开激烈辩论。

  韦塞尔是这次听证会的主持人,听证会的主题是讨论中国在这轮全球衰退的缘起和应对中的作用。

  这是该委员会今年首场听证会,也是美国新国会开会以来,涉及中国政策的最早的听证会。随着第111届美国国会于今年1月启动,其对华政策也将渐见端倪。而此次听证会拉开了新一届国会制定对华政策活动的大幕。

  激变起因:泡沫破灭,不应指责别国

  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2000年由美国国会设立,是对国会负责的法定、永久性的国会对华外交咨询机构。

  韦塞尔代表国会多数派利益,由民主党议员佩洛西任命。听证会的另外一位主持人是施赖恩(Daniel Slane)代表国会少数派利益,由共和党议员博纳任命。

  这次听证会持续了7个小时,分为四场。第一场为国会的观点,第二场为金融危机的起源与中国的联系,第三场为中国长短期经济目标和前景,第四场为金融危机对中美经济关系的影响。

  “中国在这次全球衰退的产生上扮演的角色”是本次听证会的要义,委员们在会议过程当中尽量保持客观提问,并未对这一问题给出直接结论。但该委员会成员韦塞尔向本报记者表示:“这场金融危机的产生上,中国没有责任。”

  同时韦塞尔强调中国在应对危机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两国经济是如此的唇齿相依,在经济困难的时候表现更明显。”

  这一说法回应了今年年初对于中国对危机产生承担责任的噪音,有助于未来国会正确理解中国在这场危机中的地位。

  今年年初,一股关于中国催生金融危机的声浪在西方泛起。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1月公开表示,国际收支不平衡助长了信贷危机。“中国等顺差大国在过去多年高储蓄为信贷泡沫种下苦果”。伯南克在更早的时候提出类似理论。这些声音干扰了世界联合应对经济危机的大思潮。

  参与作证的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主席罗奇十分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表示“要让中国对今天的失败负责是完全错误的”。他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在这场衰退的起源上没有责任。

  另外一位证人布鲁金斯学院的Wing Thye Woo认为,是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银行业宽松的借贷措施导致美国产生消费泡沫。现在泡沫破灭,也不应该指责别国。

  国会或出手“捍卫”贸易利益

  中国应对危机的措施是当天听证会辩论的另外一个焦点。

  2008年12月以来,中国政府先后调高了对箱包和纺织品出口的退税率1-2个百分点。

  “试想我们的客户在谈判世贸组织的协议时连一分一厘都要计较, 1到2个点的出口退税率将会对企业造成多大的损失!”证人之一,从事贸易法律工作的学者Gordon Chang囔囔道。

  韦塞尔对中国提高出口退税表示关切,“中国未来还会靠出口退税来支持增长吗?我们是否应该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做出强硬的回应?”韦塞尔表示,如果中国继续增加出口退税的数量和比例,不排除国会将采取行动捍卫自己的权利。

  对此,彼德逊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指出:“中国在未来消费的增长必将比出口的比重更大”,拉迪认为中国在朝着内向型经济转变,未来几年随着出口疲软,国内消费将成为经济的主要增长动力。他进一步预测,中国将成为最快走出经济衰退的国家,预计未来两三年内会走出衰退。

  此外,中国在财政刺激消费和稳定金融体系方面的工作得到一些证人好评。

  拉迪测算,过去三个月内,中国的银行借贷在增加而不是减少。“这一切都使中国成为应对经济危机的黄金标准。”拉迪说。

  尽管委员会对于贸易问题主张激进,美国宪法也赋予国会在对外贸易事务上赋予更大的权力。但资深国会山工作人员预测,今年政府将在贸易政策上有更大话语权。

  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面临治理经济危机的巨大责任,将对经济有更大发言权。另一方面,本届国会参众两院皆由民主党领导,奥巴马也是民主党总统,因此国会将尽量支持奥巴马的主张。

  商务委员会对外信息官Robert Foster对本报记者说:“今年对华贸易方面的政策关键要看商务部长的主张。”

  不过,此前提名的两位人选都因为个人原因放弃提名。新的商务部长人选尘埃未落。

  贸易政策:定与不定

  对于金融货币问题,委员会委员乔治梅隆大学法学院教授Hon. Pabrick A. Mulloy拿出IMF2月份的期刊,念到:“IMF总裁斯特拉斯・卡恩说,‘人民币是被严重低估的’,你们同意这个说法吗?”

  罗奇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同意IMF说的人民币被严重低估了。”“拉迪先生,你呢?”Mulloy向坐在中间的拉迪问道。“我认为人民币是被低估了”,拉迪回答。

  自本届国会成立以来,直到上周法案通过前,议员们忙于制定经济刺激法案。本周国会休会,下周复会之后各委员会将紧锣密鼓地展开组建工作。与中国经贸政策相关的委员会有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商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众议院银行业委员会、商务委员会等。目前这些委员会的成员和领导人尚有待确定。一切对华政策主张也还处于酝酿阶段。

  不仅国会,奥巴马政府包括商务部长在内的多位阁僚还未落定,目前整个奥巴马政府和新国会对华政策还在初期酝酿,下一个考验国会对华政策风向标的时刻是4月15日财政部向国会提交人民币汇率评估报告。

  中国经济安全与审查委员会将在今年11月份提交本年度的评估报告。在此之前该机构将举行大约12场听证会,近期该委员会还将考察中国工业政策和支柱产业情况以及中国的媒体环境。

  新的美国国会对华政策大幕才刚刚拉开。特派记者 熊敏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02-19/01131724201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