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六号科考日记:“不见天日”的轮机人员生活

时间:2019-06-13 责任编辑:宰传 来源:威尼斯人棋牌 点击:153次

海洋六号科考日记:“不见天日”的轮机人员生活 李巍在检修柴油机。本报记者 左朝胜摄

  走向深海大洋

  故事之六:轮机舱不见天日 护“心脏”滴水不漏

  “海洋六号”独自航行在茫茫太平洋,各种设备随时可能出现故障。茫茫大洋之中,唯有自力更生。

  轮机是船舶的动力,“海洋六号”配备的三大一小共4台柴油发电机,就是它的“心脏”,总功率达6000千瓦/小时。船舶运行是否正常、高效,首要是看“心脏”的跳动是否有力。因此,保障柴油机正常运行是轮机人员的工作重点。一旦发现问题,他们迅即制定方案,自力更生给“心脏”动手术。

  在“海洋六号”上,轮机部门的工作条件最苦、也最累。他们工作在船舶的最底层水线以下,可谓“不见天日”;他们每天在高温、高分贝轰鸣声的机舱里巡查、检修。为了保障科考船舶作业顺利, 12位轮机人员,克服了人手紧、任务重的困难,尽全力保障着轮机设备运行安全。

  就在“海洋六号”为“蛟龙号”5000米深潜护航的紧要关头,它的“心脏”2号柴油机突然出现了曲轴箱漏水的紧急状况……

  (日记1)晚饭后,我在值班例行检查时发现,2号柴油机低温淡水泵泄漏观测孔有水漏出。3台大柴油机中,2号机近来经常出点小故障,才刚检修排气管没两天,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仔细对柴油机进行了检查,发现曲轴箱中量油尺抽出后有丝丝白色液体流下,润滑油的颜色有点淡。难道曲轴箱进水了?这可是大问题!

  我赶紧打电话通知驾驶台减速,然后卸负荷脱闸,立即停掉2号柴油机。再电话通知冼老轨(指导轮机长冼伟伦)、余老轨(轮机长余明刚)到机舱确认,经过仔细检查对比得出结论,曲轴箱应该是进水了,但原因还不是很确定。现在可以确定淡水泵水封漏水,但油封是否漏,这要等拆出淡水泵解体后才能确定。基于以上分析,我和两位老轨商定了检修步骤:先拆检淡水泵,解决水封漏水问题,检查油封情况,如必要更换油封;然后拆开道门,检查缸套水封是否漏水;最后清除曲轴箱已被污染的润滑油,加入新润滑油,装复检修好的设备,试机。

  检修方案定下来,就安排人员。由于本航次轮机部的人员比较少,是我局有船舶以来人员最少的,要维护管理好如此多的动力设备很不容易。如果有问题要检修,人手就非常紧张。但机器只要运行,就难免出现或这或那的问题,这也都很正常,关键是要按计划进行相应的维护保养,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虽然人手少,但兄弟们没有把怨言带到工作中,平时值完航行安全班,还要去做各自的维护保养、备件整理等工作。遇到突发问题,就整个部门统一协调,抽调人手进行抢修。在高温、噪音等恶劣环境下加班几个小时,对于我们部门人员是常有的事。这次也不例外,抽调机工沈衍栋和见习三管轮李巍出来组成检修组,冼老轨亲自带队,部门其他人员配合。

  第二天上午开始检修检修组把重达四五百斤的恒温阀箱拆卸下来,然后拆出低温淡水泵进行拆解,发现水封,油封都已损坏,同时泵轴、轴承也有损坏。中午我起来后随便吃点东西,马上下机舱,找来备件修复低温淡水泵。为安全起见,把高温淡水泵也进行了拆检和修复。

  (耿志爱,大管轮,31岁)

  (日记2)第二天早上8点,匆忙吃完早餐就带领检修人员开展了2号柴油机抢修。本航次轮机部人员数量非常不足,这段时间海况不好,晕船恶心,很辛苦。检修组沈衍栋(检修机工)积极努力,李巍(见习三管轮)虚心学习,也不怕脏累。我们部门自做了很多专用工具,仔细翻阅了技术说明书后,各项工序按部就班进行。

  机舱狭小,温度和噪音很高,水泵模块重约1000斤,我们三四个人把它卸下来,累得汗流浃背。大家小心翼翼地拆装,半天过去了,终于把水泵彻底解体。发现轴封和油封都已损坏,橡皮老化。大家把沾满油污的手略洗一下,湿透了机油和汗水的工作服也不脱就去吃午饭了,稍微休息片刻再继续。

  由于故障没有解决,原本值4点安全班的大管轮,下午两点就起床到机舱了。他从井井有条的备件库中迅速找出备件;亲自把泵彻底清洗一遍,又一丝不苟地安装。经过下午、晚上的连续作战,终于把水泵模块恢复正常,大家拖着疲惫的双腿回房休息。

  第三天上午,由于不能确定这是否是唯一的漏水点,大家商定把机器先运转几个小时,观察油位、油质是否变化后再考虑是否更换机油。到下午3点,我们打开道门,油位没有变化,说明没有其它漏水点了,我们决定更换机油。

  大家轮流用手摇泵将大约二三吨的废机油抽出来更换,但最后剩下的污油泥没办法抽出来了。大管轮考虑到自己个子小,想钻进曲轴箱把机油扒出来,我出于安全考虑不同意他的想法。决定用破布和吸油毯来吸附,又是5小时的连续奋战,被油污抹黑的脸活像京剧里的脸谱。晚上8点多,机油全部清除并更换,带负荷运转,数小时的观察,各种参数正常。

  (冼伟伦,指导轮机长,38岁)

  (日记3)正在吃晚饭,冼老轨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说:“一会去把2号机的道门打开。”

  说完他径自下机舱了。冼老轨向来是个闲不住的人,经常跟我们检修人员一起干活,有他在,许多问题迎刃而解。上次主机出问题了,他亲自上阵,带着我们奋战了几天,这会火急火燎的,估计2号机又有什么问题了。我迅速吃完饭,叫上栋哥(机工沈衍栋),来到集控室。

  集控室里,大家都在,大管(耿志爱)说要拆下道门看看残油。前几天把高低温冷却水泵的轴封、油封换掉后,算是阻断了进水,今天把油底盒里的机油放完后我以为就差不多了,但大管做事谨慎,决定打开道门彻底清洗。

  众人带着工具下来,拆下道门,果然里面还有厚厚的一层油,只好拿手摇泵慢慢摇了。栋哥强壮,见我摇起来吃力,便接过手摇泵,一直把残油抽干。手摇泵抽不上来了,但残油还有厚厚一层。大管决定用布来吸,我们拿来了许多布包上吸油毡丢到油底盒里头,拿根棍子在里面把布条来回搓,像拖地一样把残油拖干净。

  吸油毡放进去容易,拿出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吸足了油重得很,加上油底盒很深,黑洞洞的。我们打着手电,拿着长长的夹子,像用筷子捞面条一样,滑溜溜的还真是不好搞,好容易夹上来,快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掉了。我正艰难地夹着,眼看快掉了,一双敏捷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满是油污的布丢进外面桶里,原来是冼老轨。众人纷纷效法,很快“搞定”,盖上道门,注入新的机油。

  像我们搞检修的苦点累点不要紧,只要能把问题解决,机器修好我们就开心了。

  (李巍,见习三管轮,24岁)(记者 左朝胜 国土资源报记者 陈惠玲)